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楚金土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诗歌散文小说短论

1985年起发表作品近年写作新诗及旧体诗计数百首二万行探索新诗与旧体诗的交融创新

 
 
 

日志

 
 

(原创)民营大锅饭(长篇小说)  

2017-03-01 17:35: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东楚金土

        (长篇约30万字)

——免费供餐的故事  

 

     

本篇贴近现实生活,题材独特新颖,借国企改制为民营企业后,凯瑞服装公司食堂搞免费供餐这一独特视角,叙写当今改制民企的上层董事长,中层管理骨干,底层普通员工和农村打工者,复杂的生存状态和急剧的心理变化,蕴含社会转型期各类人物人生命运剧变,喜怒哀乐叠现的深层思考。故事性可读性强,有许多热闹有趣的看点。本篇人物比较集中,结构紧凑,情节曲折,叙述简洁,语言鲜活生动谐谑寓讽,技法上借鉴了南美文学爆炸时期心理现实主义的特色,力求不夹生,叙写自然融通,以达到本土化民族化的艺术效果。

                                 

凯瑞服装公司前身是一家国有企业,200某年改制民营后,原国企厂长现民企董事长冯志凯在食堂搞免费供餐,一年要支出几十万元,供上班加班老职工和住宿在公司的农村打工青工的吃喝。因公司经济效益欠佳,他在心里难免舍不得,但受南方z省投资客商办的奇翔制衣公司一日三餐免费供应,优秀员工年终奖励电视机、自行车、电饭煲等上佳待遇的比逼,他不得不去这样做。起初,他对给本司员工在食堂供餐,是半免费还是全免费,心里复杂矛盾,出于民营企业家或新生资本老板追逐利润、减少支出的本能驱使,他精明地暂定先搞半免费供餐试试,若是员工不满情绪强烈、意见过大,那就改成全部免费供餐。半免费供餐是员工吃饭喝汤不要钱,但吃菜需自己掏钱买食堂卖的青椒炒肉丝、蕃茄炒鸡蛋、红烧鱼、韭菜炒豆芽、萝卜烧豆腐等众多菜品。

在食堂搞免费供餐、凯瑞公司开张之始,冯志凯精明得很,为了减少支出,他把食堂对外承包,让公司外部一个名叫韦国才的人来搞半免费供餐。韦国才原是国企九泰茧丝绸公司食堂的领班人,他会烧饭炒菜,更精于采购鸡鱼肉蛋和各种蔬菜,对操作食堂十分孰悉。但他文化不高头脑有时会走筋,易于被承包食堂短期利好赚大钱的消息,糊住半老的双眼。他轻信冯志凯以利相诱、春节拜年的好话,一下投资两万多元,购置了大灶不锈钢带方盆盛放熟菜的案台,小灶展示精制荤蔬菜冰柜式的玻璃保鲜柜,不锈钢皮案板冼菜盆,大塑料淘米萝,刀砧铲勺,煤气灶罐等食堂一应用物,想在凯瑞公司食堂卖给员工吃的荤蔬菜中赚一笔大钱。谁知他承包经营后,来食堂就餐的员工人数远没有冯志凯预想的多,仅有三、四百名,掏钱买鱼肉荤菜吃的员工极少,食堂一开张就出现了亏损。他心里非常懊恼,夜夜生气,肚里暗骂了几天,终于忍不住日日亏损的“钱”刺,被逼去找冯志凯,在董事长室发了火,声言要退出食堂的承包不再经营。冯志凯自知理短,对他好言安抚、劝慰,但不见效,只得让生产副总汪白生,把在外面红楼阁酒店定点招待客户美味佳肴的餐饮停了,转回到本司食堂,给韦国才烹制烧炒内部的小灶,用以招待南来北往的客户,让他每月有数百元的赚头,小补承包经营食堂的亏损。但此举无法解决承包经营食堂半免费供餐带来的亏损。韦国才心里继续添长怨气,又硬着头皮勉强承包了几个月,终因大半年连续亏损和冯志凯拖欠他垫支的上万元粮油款不付,无法再忍耐,吵嚷发誓不再承包。冯志凯见状十分生气,就恨恨地去另外找人来承包食堂,无奈谁也不愿意来凯瑞公司吃亏,他只得又低下身段,答应给韦国才和情人伍凤每月发工资,劝他俩继续安心烧饭,同时向攀比奇翔制衣公司、强烈要求增加免费供菜的员工妥协,给本司就餐员工增加蔬菜荤菜的免费供应,另派吴林棠代表公司来管理食堂。

吴林棠是前国企老厂的人秘科长,原系国家干部,冯志凯改制民营后半翻了脸,不养他这个闲人,就让他打杂跑腿想将他逼走,但由于诸多原因没有逼成,只好让他在改制后的民企继续就业,改派他来食堂当司务长。吴林棠接管食堂后,盘点食堂库物时给韦国才多记库存,暗补他先前承包食堂的损失,他心存感激。对韦国才买到食堂用的熟菜案台、玻璃展示柜、案板、冼菜钢盆等一应用物,原价打八折由凯瑞公司全盘接收继续使用。食堂后的垃圾池堆满了菜皮、煤灰,顶上落满一层绿头苍蝇,吴林棠瞅得恶性作哕,他不怕脏买来一把铁锨,一个人下死劲挖了大半天,将池中积存半年的垃圾清倒至沟边。韦国才买粮运菜的电瓶车锈迹斑斑无比难看,吴林棠买来一小罐绿漆,挽起袖子自己动手替他漆了一遍。韦国才看得心有所动。不久,吴林棠按冯志凯要求收回韦国才的买菜权,韦国才失去赚批发差价的好处,心里气愤不满处处刁难。

食堂全额免费供餐矛盾百出。第一天,汪白生因对冯志凯迟迟才搞免费供菜不满,大逞其能,夺过韦国才的打菜铲,频频多打韭菜炒肉丝、青椒炒茶干给就餐的员工吃,一下就弄得菜不够,使几十名员工午餐没菜吃发生吵闹。三日一小荤,韦国才和伍凤不怕眼辣切了一大堆的洋葱,鸡蛋炒得无比可口,加班员工吃了个个拍手高兴。七日一大荤,吴林棠和韦国才一起去买猪肉,摇肉糊做肉元,韦国才拿出多年的厨师手艺,肉元煎汇得喷香扑鼻。孰料,因汪白生疏忽多发了几十张餐券,多名滑头员工竟吃了双份肉元,使这第一顿免费供应的大荤——肉元不够打,十多名加班迟下机的员工没吃到,十分气怒,扒在食堂打菜窗口吵闹。韦国才老而机灵,变戏法地端出一盆肉元,这是留给晚上生产技术管理人员工作餐吃的,他迅速下锅,十几分钟便把肉元烧好,端出,打给扒在窗口吵嚷的员工吃了,将一出刚开场吵吃肉元生动鲜活的喜剧,在满食堂员工的讥笑嘻骂声里落下了帷幕。

吴林棠将食堂免费供餐七天的支出统计,送给老板冯志凯审看。冯志凯坐在董事长室里粗略一算,全司三、四百名员工免费供餐一年,预计将要支出四、五十万元,十分心痛。他搁下生产多次来到食堂查看,批评吴林棠买回的菜价格贵,责怪韦国才没按就餐员工人头烧饭菜浪费大。他见猪食桶里倒了大半桶白米饭大卷子和剩菜,当即气骂糟踏粮食的青工要遭雷打,批评食堂做事不尽心,今后不许再浪费一粒米一棵菜,要天天搞节省。吴林棠见冯志凯说得在理,原国企干部的责任心又焕发出来,大搞节约,食堂的剩饭剩菜一碗一碟也不许倒掉。韦国才对此心里不乐,因为他已暗把猪食桶包给本村邻居养猪,邻居每月给他几十元好处费,他一不承包食堂国企大手大脚倒剩饭菜的坏习惯,就冒出头来。他对吴林棠的多次责说不满,偷偷敲坏食堂灯泡泄愤,淘米冼菜又不精心,故意弄得不干净,青工罗晶晶和老职工于珍在食堂供应的熟菜中,吃出了菜虫、蚯蚓、饭蝇。他还把上顿多烧的白菜、豆腐弄馊,引起不少员工的指责。气得冯志凯频频打电话到食堂,教训韦国才。生产副总汪白生在改制民营后,对冯志凯把原国企老厂三改两改,弄成他个人的私营公司,心里失衡不满,就多吃多花食堂的钱来泄愤。汪白生原本就嘴馋,以前在外面酒楼招待客户吃惯了,现在不适应改制民营后的节省,他在晚上加班吃小灶工作餐时,带着辖下的生质技一班人,大吃活鸡、螃蟹、鲜鱼,有时还点吃油汪汪的猪扒蹄。韦国才着意逢迎,汪白生要吃什么美味,他就去买什么回来烧,不把吴林棠放在眼里。因为食堂搞节省,普通员工青菜烧豆腐、药芹炒粉丝吃得多,人人心生不满,于珍等一班老职工胆大,见汪白生等管理人员吃得太精美,比她们晚上加班的员工吃得好上天,就冲进招待客户的小餐厅去责问,把蔬菜粉丝抛到汪白生的鼻尖上。

食堂搞节省后,南方发单公司跟单客户、技术员李伟,胃子软嫩,吃了隔宿回蒸饭机蒸热的小米饭,嫌小米硬硌得胃子不舒服,心里非常不悦就说饭馊了,责怪食堂不象话慢待他这名尊贵的南方客人。韦国才借机发泄对吴林棠的不满,故意挑唆气李伟说,民营公司私人老板太扣,只顾自己赚大钱,却舍不得花小钱招待客户,拼命搞节省,我这个烧小灶的厨师没办法,只好请你贵客吃剩饭。气得李伟弃筷而去。冯志凯听到此事非常生气,忙叫汪白生去向李伟当面道谦,请他去红楼阁酒店重新招待。汪白生正好解嘴馋,借机请李伟自己点菜,李伟点名贵海鲜吃了一顿才把气消去。车间生产忙碌,外发欧美的服装订单有八、九万件,数量很大,出货过急质量出现瑕庇,上游南方发单公司一下就扣去凯瑞公司十几万元的加工费,气得冯志凯责骂汪白生,只知道陪客户大吃大喝,却不去抓生产质量,要扣罚生产一条线管理人员一个月的工资。汪白生便牵怒食堂,责怪吴林棠免费供餐标准太低,只让加夜班员工吃蔬菜,没有吃红烧肉,使大家没干劲,出现出口童装、球队服的生产质量问题。于珍等老职工火上浇油,也责怪吴林棠太节省,只知道自己买菜赚钱,不让她们员工吃好。吴林棠前被冯志凯批评说浪费大,后受职工责怪骂他太小气,不多用私人老板的钱让她们吃好,弄得他里外不是人。有一天,一名十八、九岁刚招进厂培训的农村男青工,因人老实有点笨,服装拷边技术学得慢,被车间主任教训了几句,他是个犟牛性子拗,竟当众大声顶嘴,弄得车间主任很没面子要辞退,叫他当天就走,他突受惊吓神经一下变得不正常,跑出车间忽然爬上食堂的屋面,大呼小叫揭瓦向下砸,引得许多员工跑出车间观看。吴林棠和汪白生赶忙救急,爬上房顶好劝歹拉,费了很大力气才将他拖抱下来。

公司外贸订单急,车间熬通宵赶出货,汪白生为调动员工加班的干劲,指派吴林棠买来纯瘦的猪肉红烧,说机缝工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女的,肥肉一筷子也不吃。吴林棠被逼无奈只得按他的要求买回。冯志凯夜里查出货进度顺便来食堂巡视,一见案板上堆了几十斤精猪肉,不见一根肥肉丝,心里当即发痛生出气火,责怪吴林棠不会过日子,说五花肉连肥带瘦,既节省又好吃,你为何不去买?现在车间的普通员工,加一个夜班比南方客户吃的还娇贵!韦国才和伍凤,因汪白生不抄夜班表发加班费,便寻找借口说菜刀不快、煤铲钝了,一起磨洋工。吴林棠忘了自己也是低薪的私企打工者,冯志凯也不给他发加班费,他竟显英雄,冒出前国企国家干部的官员作风,对韦国才大加教训,韦国才反唇相讥,笑他不识时务,看不见民企老板的吝啬,弄得他十分难堪,他只好把气往肚里咽,向韦、伍二人认输,没再请示老板,壮大胆子从菜金里抽出钱,给他俩每人发了二十元现金当夜班费,这才把韦、伍二人的积极性劲调动,去切猪肉冼萝卜烧夜饭。凌晨,汪白生风风火火跑来食堂叫醒韦国才,催他立即起床烧早饭、买油条米饭饼,给通宵赶出货的整烫工们吃。韦国才早觉被闹醒,先气得骂,后见买油条米饭饼有钱赚,才转气为半喜,起床摸黑头顶残月去买。卖早饮煎油条的摊点出摊迟,路远,他等至东方发白才将油条米饭饼买回,熬通宵的整烫工疲累得厉害,部分等不及吃气骂地早走了,他则少买多报帐赚人头差额的钱。

吴林棠对汪白生多发车间员工就餐券,少来人就餐造成食堂陈饭陈菜多、浪费的事,十分不满,多次与他发生争执,没想到机缝车间发生了过劳死事件,机缝工邵家兰心脏病突发,猝死在机台上,吓得冯志凯心里非常惊恐,他怕死者家属借机闹事多要赔偿,市总工会和劳动局来追查他安全生产过失,慌忙指派汪白生赶来食堂,吩咐吴林棠快烧丧饭,多加好菜,烧给死者家属吃。吴林棠顾全大局撇下与汪白生的宿怨,迅速去买回鱼肉蔬菜,连烧了两天丧饭,安抚了死者家属的悲伤情绪,替公司节省了上千元,冯志凯难得地夸赞了食堂几句善语。

韦国才养的看护食堂的狼犬,晚上天黑冼碗池顶棚上的灯泡坏了看不清,它误把洗饭钵的于珍当作窍贼,突地冲上去咬了一口,于珍小腿被咬伤又痛又气,骂着跑进食堂厨房,要咬韦国才杀气,叫韦国才赔偿医疗费和误工补贴,她气口一开就要数千元,吓得韦国才脸色铁灰腿肚打抖。吴林棠和汪白生急赶来,大家一起好言相劝,才把痛得嘴角直嘘气的于珍劝拉走了。于珍休假两天去治狼犬咬的伤,韦国才不肯出一分钱治疗费,气哼哼地说,狼犬替凯瑞公司看厂护院,就应该公司出钱。冯志凯没法,只得让公司财务部垫支了于珍打狂犬疫苗和治伤的费用。汪白生害怕晚上加班的员工再被狼犬咬伤,逼住韦国才将狼犬打死,韦国才舍不得,便把狼犬卖给了狗肉贩子。公司偌大的厂区没有了狼犬看护,小偷趁机来行窍在夜里翻过围墙,爬窗钻洞进入成品仓库偷盗成品服装箱,被睡在食堂里的韦国才起床小便时发现,双方发生激烈地打斗,韦国才见义勇为,保护公司的财产被打伤住了院。吴林棠赶去医院看望,用公司买菜的钱买了苹果象焦带去,韦国才接过连声道谢。冯志凯感激韦国才不计嫌隙为他捉窍贼立了功,忙派汪白生代表他去医院慰问探望,给韦国才送去几百元的慰问金。

吴林棠见韦国才短期住院治伤,食堂缺少人手烧饭,便找来亲友赵发成暂时来食堂帮忙。伍凤自恃先来食堂是员老看不起赵发成,她又十分嘴利对赵频加指责,双方闹起不和吵架动了手。韦国才在医院听到伍凤前来诉怨,说她吵架吃了亏,他一听心里急了,不等头上伤疤全好就头裹白色包扎带出院,回到食堂赶走了赵发成。吴林棠对此心里不满,双方争吵了一番。无奈,两个人在食堂共事,谁也离不开谁,只好双方牵就、礼让,化嫌隙为玉帛,在食堂的共同劳作里淡化气怨。转眼几个月过去。一天晚上,韦国才和伍凤,因食堂就餐员工多,冯志凯不肯增加人手,劳累得过于辛苦,走路打瞌冲,上床睡觉时忘了拧紧煤汽罐的阀门,灶头开关没关死,夜里煤气泄漏两个人中了毒。吴林棠大清早从批发市场买菜回来,打开食堂厨房的后门及时发现,急忙叫来人帮忙送他们去医院救治。幸好,食堂窗户被小偷砸坏,煤汽从破窗洞里泄出去一部分,故韦、伍二人中毒不深,治疗了几天就出院返回食堂。

汪白生对吴林棠在食堂搞节省,使他和生质技管理人员晚上加班工作餐吃得不好生怨,以员工批评免费供餐伙食差为借口,多次指责食堂,说吴林棠买粮油菜,公司的钱花了不少,员工却吃得很差,就气冲冲地来食堂查伙食帐,与吴林棠发生了激烈争执。双方闹得很不愉快。冯志凯在前国企和现民企做了二十多年的厂长和董事长,对本司内部的各项管理透精,汪白生的心机他一看便知,是吴林棠的节省,使生产管理人员晚上加班的工作餐吃得档次低了,心里不快活,用查帐的借口叫食堂难堪。他便带弯子,叫吴林棠给汪白生等人晚上加班吃的小灶菜,提高档次烧得好些,以降低生质技管理人员的不满。吴林棠心想,你私人老板舍得花钱,我现在是一名打工者,还去做什么臭人,得罪大权在握的民企生产副总?于是,他便按冯志凯的要求买来鲜鱼活鸡,让韦国才烧,叮嘱口味要烧得好,高档。接着,他放下前国家干部、现无人瞧得起、不值一文钱的前官员空架子,颠儿颠儿地去生产部,拍汪白生的马屁,请他和生质技一班管理人员来品尝。汪白生吃得好便说得好,迅即转口夸吴林棠食堂弄得好,处处替老板节省,一棵菜一棵葱也不浪费,这样做对对对,好好好!吴林棠听后,心里不禁泛起一阵酸楚,抱起双拳向汪白生等人举起,轻声祈语道:现在是民营企业啦,比不得十年前的国营,我老吴人在民企檐下,不得不替私人老板卖力。今后若有不周到之处,敬请诸位前国企兄弟姐妹,多多包涵恕谅啊!一时,小餐厅里弥漫起一股追念曩昔国企主人翁时代,凄而暗伤的情绪。

韦国才先前承包食堂垫支的粮油款等有近二万元,长期要不到,他在食堂烧大灶饭菜,附带烧客户的小灶和管理人员的工作餐,炊工加半个厨师的工资,合并起来才近千元,实在太低。他找冯志凯几次要求增加工资,但冯志凯总是向后推,对他叹苦经,说凯瑞公司投资太大,光砌新厂房就投资上千万元,大部份是外借银行的贷款,一年偿还利息就得一百多万元,南方发单客户又拖欠加工服装的货款,现在公司资金压力太大,等压力一减轻就给他和伍凤涨工资。这一拖又是几个月,韦国才实在忍不住气,便和伍凤罢工不烧饭,要让中午在食堂就餐的员工没饭吃。这一下使吴林棠着了急,因为车间生产非常忙碌,机缝工人人伏在机台上赶制出口的衬衫和睡衣套,连上厕所也要带小跑,一日三顿的免费餐,一顿也停不得。他便劝说韦、伍二人,先把中午的这顿免费餐烧好,让上班员工有饭吃好做工,他下午就去找董事长冯志凯,反映他们要涨工资的事。韦国才心里气怨太深,根本就不听劝,和伍凤端坐在菜案边不挪屁股,更不去淘米冼菜,急得吴林棠双足直脚,气骂连声也不起作用,只得自己一个人忙前忙后,躬下身淘米冼菜。但他一个人赶烧三、四百人的中午饭,实在忙不过来,被逼带着满肚的气火,耍着手上的水珠系着围裙,一路小跑去找冯志凯。冯志凯听了他的诉说,气骂了韦国才一声,转睛一想,空骂没用,车间员工急等着吃中午饭,只得拿起手机打给韦国才,答应替他和伍凤每月各长二百元的工资,韦国才嫌少,冯志凯被逼又加了一百,这才把食堂闹罢工的一场风波暂时平息了。

z省南方投资商办的奇翔制衣公司,只兴旺了一年多便出现货款收不回,资金链断裂等诸多问题,走了下坡路,拖欠员工的工资,本应奖给员工的电视机电饭煲等超长福利,更是无法兑现,员工先罢工吵闹抢车间物品,后大批跳槽,冯志凯趁机得益招进了一、二百名,使凯瑞公司食堂就餐的人数一下增加不少。出口日本澳大利亚和东南亚的外贸服装,生产势头大好,经济效益一时好转利润增加,冯志凯便还了拖欠韦国才先前垫支的粮菜款,使韦国才心里非常高兴。汪白生因整烫工安军偷衬衫把他开除了,他陡生报复之心,先想在整烫车间放火泄愤,因车间主任看得紧没放成,便趁韦国才不在的时候,潜入食堂投毒被伍风发现。伍风不顾体小力弱与安军拼命搏打,吓得安军慌忙逃走。韦国才去银行替在省城读大学的儿子小刚汇款后,返回食堂,发现伍风晕倒在血泊中,急忙把她送去医院救治。过了大半个月,伍凤出院返回食堂,但落下了轻微的脑震荡,说话有时前说后忘,做事也不如先前麻利,走路时常一颠一颠的,有几回冼菜晕趴在水池边,韦国才发现急忙把她抱到案板边,让她趴在案板上歇歇。这以后韦国才对她更加爱怜。年底,伍凤因护卫食堂有功被评为杰出员工,冯志凯在全司员工表彰大会上,给她披戴红花绶带,颁发了一只内装数万元现金的大红包,既当奖金又作医疗抚恤金,因为伍凤是短期合同工没有医疗保险,看脑震荡后遗症的治疗费无处报销。伍凤接过大红包高高举起,兴奋得满脸绯红,说话更不利爽,把感谢董事长说成哥吃公鸡膀,引得全场员工哄场大笑。吴林棠笑得拍停了巴掌,韦国才也大声欢笑,但笑到一半便收小口唇,眼角蓦地溢出了一颗浑咸的老泪,滴落在拍动的巴掌上,他心底浮起一句问叹,伍凤啊?你老了可怎么办!

    国有企业改制民营后,食堂搞起免费供餐,员工不考虑公司效益,人人都想不掏一分钱,每日去吃鸡鱼肉蛋,这不现实难以做到。私人老板的董事长为追求利润的最大化,想多省钱,减少免费供餐的菜金支出,劳资双方一个要吃好一个要节省,这两者的矛盾永远存在。因此,凯瑞服装公司食常免费供餐、生动鲜活的故事,还将继续地上演下去。

    本篇借食堂免费供餐一景,叙写国企改制民营后,社会急速转型的世相情景、人生百态,着力描绘前国企厂长变成的现民企董事长,原国企主人翁的中层管理人员和众多老职工,下岗转岗新招进员工及农村来的打工者们,各自急剧变化的生活和心底跳荡的波澜,底层百姓的生活场景跃然纸上,人物美丑杂糅,心态复杂,性格各异,形象丰富立体多侧面,语言力求适合情境和人物独特的心态,力戒平单板单调的叙述,呈现通俗幽默诙谐藏讽的意蕴,使阅者读后饶有兴致颇多回味。

                                                         2017225

       

——免费供餐的故事

     

冯志凯,民营凯瑞服装公司董事长,前国企厂长兼党总支书记。

韦国才,炊事员兼厨师,原国企九泰茧丝绸公司食堂领班人。

卢立夏,个体粮商,原乡镇国有粮库副主任,军队转业干部。

  凤,韦国才情人,炊事员。

  珍,老职工,前国企熟练缝师傅。

汪白生,生产副总经理,前国企生产副厂长。

田万良,经营副总经理,前国企经营科长。

罗晶晶,青年员工,农村打工青年。

吴林棠,司务长,前国企人秘科长,原国家干部。

  琴,车间主任,前国企中层管理人员。

  刚,韦国才儿子,江南某大学学生。

  军,整烫车间烫工。

  陈,蔬菜批发市场卖肉小老板。

大勇,食堂看门狼犬名。

李伟,苏南外贸发单公司跟单技术员。

周玲,财务部会计。

黄萍,工会女工主任。

穆菜狗,买狗小商贩。

王爱国,城东公安分局局长。

邵家兰,熟练机缝工。

邵家海,邵家兰哥哥。

郑令忠,公司门卫。

沈兵,吴林棠邻居。

王玉飞,蔬菜批发市场小老板。

莫高舟,公司董事会秘书。

小莉,汪白生女儿。

大美子,韦国才邻居。

云芳,吴林棠妻子。

胡驾驶,开电瓶车送菜人,街头临时短工。

徐为俊,公司勤杂工。

王福青,电视台广告公司经理,吴林棠小学同窗。

陈娜娜,电视台广告公司收款人。

万祥昆,东州市工业副市长。

34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