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楚金土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诗歌散文小说短论

1985年起发表作品近年写作新诗及旧体诗计数百首二万行探索新诗与旧体诗的交融创新

 
 
 

日志

 
 

(原创)神奇的飞耳 寓言诗  

2010-07-16 22:44: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土/    寓言诗

 

在遥远的宇宙间,

飘行着一颗高智慧的星球,

有一天从高智慧星球上,

飞出一只神奇的耳朵,

它穿过浩茫的银河系,

飞临震魔猖獗的地球,

为飘浸在难海中的人类,

去捕听震魔疯野的恶足。

 

这只来至外星球的神奇飞耳,

在地球的天空地层日夜穿行,

它一会儿歇在青蛙水蛇的头颈,

一会儿钻入草木花朵的根茎,

一会儿静伏于游鱼的鳞缝,

一会儿飘腾上飞鸟的翅翎,

空气中轻微的颤波,

流水里细小的漾纹,

它在极短暂时间便可捕听,

万米地层下地震恶魔的鼾声,

它亦能在微秒中去吸听。

 

有一天一名粗莽的地震恶魔,

从沉睡千年的魔洞里苏醒,

爬出地壳下长满白毛的地洞,

它轻移一次腥污的足跟,

洞顶就坠落一层霜粉似的蚁群。

此时神奇的飞耳,

正在空中疾速地穿行,

它听见地魔粗重的足音,

响起在远方黑漆漆的地心,

象一串滚雷刺透万米地层,

溅射上静飘的白云头顶,

震痛了飞耳那灵薄的腰身。

 

飞耳在晴空迅即俯身下行,

荡入水边的一排土洞,

伏在青蛙水蛇的头颈,

告知它们在地层的下方,

正移来地魔作孽的恶影。

青蛙和水蛇顿觉腹底发烫,

急忙钻出易坍塌的土洞,

蹿上稳安不怕震晃的岸顶。

 

飞耳又掠过草木花朵的头颈,

扎入静无知晓的河水,

蹿上默不颤晃的天穹,

把地魔作孽的警讯一一递送。

草木花朵立觉根底热波升腾,

迅即左右不停地摇荡,

旋起一片阴冷异常的寒云;

水底游鱼顿感鳞片起火,

利箭般刺出平静的水波,

掀起一道哗哗怪异的轰鸣;

空中飞鸟蓦觉羽翎变红,  

弹丸似地射下寂静的低空,

双翅荡起一阵诡异的怪风。

草尖上静卧打盹的蚂蚱,

蓦地惊去青魂乱蹿向云空;

河面上悠闲戏耍的鸭群,

突地足蹼发烫搅起满河浑浪;

岸涯上散步觅食的家鸡;

倏地爪尖一麻扑上农家屋顶。

 

河岸前方秧田犁地的农人,

直立行走已有几万个年辰,

鼻尖伸向辽远高茫的天穹,

吸不到大地毛孔渗出的一缕气息,

丝毫也不觉察眼前有何异样,

只感到拉犁的牛今日不听使唤,

蹄足乱刨撩起阵阵呛目的泥浆。

农人忍不住胸间焰生,

怒骂耕牛吐出气语阵阵,

频频举鞭抽向躁牛的头颈,

耕牛无端被揍心蹿炎焰,

猛地一下挣脱套头的犁绳,

四蹄踏出一道哗哗作响的泥浪,

暴吼着直蹿向前方的田埂。

 

河岸后方立着一座N世纪的大城,

城里群鹅端坐于气派的地震厅,

鹅首领目不转睛地盯着地震仪,

静待四方万里传递的地震波纹,

至于外星球降临的神奇飞耳,

鹅首领的官脑袋压根就不相信,

篾称那不过是乡野愚民的传闻,

只有地震仪高科技妙指的颤划,

才是当今世间唯一正确的玄音!

 

农人连声啐骂耕牛怪异的举动,

扑上田埂却难觅四足畜的躁影,

只见前方丘岭蹿下一群山间岩羊,

雾岚里又溅起大熊猫怪异的吼音。

踩着吼波一只奇异的飞耳迎面荡来,

农人正恼耕牛挥掌连吐去声,

那通体透明的飞耳情急惋叹,

耳轮莹光一亮倏地暗去身影。

 

农人足踏田埂觅不见耕牛影,

前方草浪尖上一颗弹丸射近,

汪地一鸣现出守院家犬的头颈,

家犬不待农人怒喉吐出叱声,

猛地叼起农人的裤管向前急行。

农人心生慌浪疑家中窃贼入庭,

紧随家犬返回见庭院一切如常,          

唯母鸡生怪立于屋脊双翅乱扑腾,

农人恨家犬无端生事抬足一蹬,

家犬不躲却对童睡床连声呼鸣,

农人此刻方醒是孙子着凉患病,

急抱起孙儿跨出层门去寻医生,

边走边怨在千里外打工的儿郎,

丢下稚孩不管害苦年迈的爹娘。

 

农人搂紧孙儿刚步入院落中庭,

足下大地突被一头巨兽拱动,

狂巅猛晃天穹直向下方飘沉,

在咔咔咔摄魂碎魄的炸裂声中,

大地被撕开无数道青紫的深缝,

缝底冒出一群青面獠牙的死神,

口喷黑气眼溅血光足踏狂啸的阴风,

蹿向天穹霎时吞噬了朗朗日轮;

四围山峰恍若泥柱轰隆隆坍崩,

山脚下无数农庄的幽静院庭,

眨眼被崩滚的巨石坡土一口猛吞,

几十万数秒钟前还鲜活的生灵,

瞬间被地震恶魔嚼成滴血的齑粉!

 

农人被地魔狂喷的气浪猛搡,

跌入一片阴风飒飒的墨云,

身段忽忽悠悠地向下飘沉,

一声毅勇的犬吼敲破死亡的黑障,

农人突地醒转伸臂撩开漫天魔尘,

从破碎的房檩瓦砾里探出头颈,

俯望襟怀间不停惊惧啼鸣的稚孙,

面颊流下一串悲怆凄楚的泪纹。

救命的家犬舐去小主人脸上灰尘,

农人伸出茧掌抚谢着灵犬的头颈。

家鸡在瓦砾堆上一蹦一蹦地走来,

一缕希望的星光又从农人头顶浮升。

 

突然死一般沉寂阴黑的原野上,

亮起一朵流溢生之希望的莹光,

光波一缕一缕地荡近农人头顶,

光波核心漾出一道抚慰的暖音,

老人家你并不孤单请你放宽心,

青蛙水蛇逃脱地魔恶口向你游近,

草木花朵依旧在川野上开放生长,

跑失的耕牛正循你的唤音返奔,

你与孙儿未来的生活依旧流淌光明。

农人从低沉的难海里抬起了头颈,

颤着嘴唇吐出无比感激的问音:

发光的声音我们以前并不相识,

你为何对我们落难的祖孙这样关心?

 

发光的声音暖热地回语我是飞耳,

我早就认识你这位勤苦的老人,

我在天上地下不分日夜地穿行,

捕听地层下地魔作孽的足音,

传递警讯告知人世间的生灵,

使它们及时跳出魔口获取新生。

农人颔首吐出真诚感激的语音,

接着又噢噢噢地口中吐出悔声,

孩子啊在田埂上我见过你的飞影,

当时心烦耕牛啐骂你不记恨?

飞耳宽厚地回语:老人家,

你与地魔血拼救孙儿多么沉勇,

世间的人对你眼流赞佩心生钦敬!

农人心里一宽眼角盈满感激的泪纹,

飞耳啊你是人世生灵的救护神,

我让孙子向你学习做你的好友朋,

与你同心并力去击地魔救天下苍生。

飞耳发出熠熠的光波点头答应。

 

河岸后方大城地震厅的鹅首领,

眺见远方地魔踩出一行血足印,

用呆爪敲地震仪刻下一道波痕,

之后继续枯坐如机器傻瞪着鹅睛,

静待地魔下一轮血足音的飘临,

对飞耳捕捉地魔足音的神奇本领,

鹅首领频摇僵硬的脖颈仍旧不信,

地魔趁隙得以在他地逞能续野,

踩下另一行作践生民的血足跟。

 

时光之轮在河岸头顶静静地移行,

许多年后一个天色清朗的秋晨,

农人孙子从X世纪的科学院毕业,

足步快捷地走入河岸后方的大城。

地震厅里的呆鹅首领已老态龙钟,

次呆鹅们依旧单一迷觑着地震仪,

若干载没提前一次发布地魔的警讯,

还鹅齿凿凿地辩语咱这颗鹅星球上,

现时无预知地魔足音的神灵诞生。

 

农人孙子满腹愠怒眼溅火星,

举起智掌拂去满厅颟顸的笨鹅风,

驱次呆鹅随飞耳去天上地下穿行,

学习捕听地魔足音的神奇技能,

数载后地震厅里的一头头笨鹅,

终于化为一只只耳聪目锐的神猴孙,

高科技的地震仪又生出一对神耳,

每当万米地层下地魔欲移足跟,

地震厅的警铃便提前自动怒鸣,

把地魔作孽的警讯飞快向四方递送,

使地球生灵避去地魔的一次次蹂躏。

 

农人孙子不溺于对地魔的被动吸听,

让飞耳骑激光钻入万米深的地层,

觅地球的经纬点置下万台摄魔仪,

漫长的时光在艰辛劳作里逝去,

若干世纪后飞耳终于帮农人孙子,

作成了这旷世无匹的浩大工程,

地球人在遥远地面的电子屏上,

便可监控万米地层下地魔的行踪,

从此地球生灵不再惧震魅的作孽,

一代代面庞掠过平安泰宁的绿风!

                7、16子夜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