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楚金土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诗歌散文小说短论

1985年起发表作品近年写作新诗及旧体诗计数百首二万行探索新诗与旧体诗的交融创新

 
 
 

日志

 
 

污水之祸(原创)  

2009-07-27 15:17: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金土 

 

毒热的夏季,

一场雷暴雨

象铅水砸向大地,

霎时从上游

涌下大团大团污水,

河道网箱里的鱼,

被大片大片毒死,

养鱼的农民跪在河岸上,

双手捧着死鱼,

面向苍天哭泣,

谁该赔尝我们的损失?

苍天不语!

 

 

滚滚的河水,

挟着断枝腐叶,

裹着从上游泻下,

吐着不知名毒气的污波,

向东流去,

渔民脸上的泪,

也象决了堤的江河,

不停地向下涌流。

他们前方的河道里,

被污水毒死的草鲢鳙鱼,

一条紧挤着一条,

翻起了惨白的肚皮,

漂浮在浑浊的污水上,

它们无声无息,

只是把被毒死的眼珠,

定定地射向天宇!

 

 

毒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

河道里的死鱼,

一天天发臭,

腐烂的腥臭气,

弥漫在河道里。

渔民的泪已哭干,

他们现在倾家荡产,

养鱼的几万元贷款,

拿什么去尝还?

就是拿命去换,

也换不回这一笔天文数字的巨款!

一家人今后的生活,

还怎么向下过?

他们被逼无耐,

只得站起双膝,

揉一揉跪酸的双腿,

眼角噙着凄怨的泪水,

一步一步

向河道的上游跋涉,

去觅找喷出有毒污水的野兽。

他们沉重的足步,

迈得是多么的艰难!

 

 

河道弯弯曲曲,

两条腿的野兽隐藏在

上游的一座座化工厂里,

他们早把工厂的铁门紧闭,

任渔民们哭哑了嗓,

骂破了喉,

他们根本就不屑一觑。

渔民腹内的怒火,

整整燃烧了三日,

神经溢出焦糊的气浪,

终于在第四天的清晨,

推倒化工厂大门,

冲入厂区与保安,

发生激烈的肢体冲突,

直至110警车驰入,

才将滴血的风止住。

 

 

上游化工厂的兽口,

继续喷吐着污水毒气,

渔民们被污水毒死的鱼,

无人赔付一文小钱,

他们嚼碎怒焰,

去找当地政府说理。

官员办公的长廊弯弯曲曲,

象污水流过的河道,

浮起一缕腐树皮的气息,

渔民们象被毒死的鱼的冤魂,

在长廊里飘来行去,

逼得环保官发语,

已对排污工厂多次罚款,

毒死鱼的过失不在我,

赔付得去找化工厂讨取。

 

 

弱势渔民象一只只旧皮球,

被环保官与化工厂踢来踢去,

他们在阴霾里飘浮了几日,

飘进司法局的窗棂,

溅起一团正义的火星,

一柄法律援助之剑,

递至渔民掌心,

人世公正的天秤,

向饱受污祸苦难的渔民,

闪烁起国微的光晕。

法律的长剑,

裹着迟来的冷峻,

荡起一道凛凛寒光

刺入喷吐污水毒气的兽唇,

几家化工厂被判违法排污,

毒死下游网箱里的鱼,

赔付养鱼农民的巨额损失。

渔民们的血泪没白流,

终于见到隐在乌云后的日头!

 

 

阳光又洒落在河道上,

网箱空空地流过河水,

被毒死的鱼,

已捞起埋入河坡下冰凉的黄土,

死鱼的坟凸立在河岸上,

坟顶还没吐出青草,

养鱼的农民沉沉思索,

鱼还能继续养下去吗?

这得问脚下的河道,

何时才能不冒污水黑泡!

 

           3、27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新现代诗集
阅读(97)|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